周耀中她是金庸的梦中情人,活出了一个女子该有的样子-古风国史

周耀中她是金庸的梦中情人,活出了一个女子该有的样子-古风国史

周耀中点击上面蓝字订阅 商务合作QQ:2488509567
一万年来谁著史?八千里外觅封侯

2018年10月30日,据香港媒体消息,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先生逝世,享年94岁。
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”大侠一路走好。
今后, 我们真的只能在他笔下一部部经典中缅怀先生,缅怀那个逝去的时代。
在金庸笔下,有一个人,让他不惜笔墨去赞美,这个人,就是小龙女的原型:夏梦。
金庸说:
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,我想她应该长得像夏梦才名不虚传。
曾执导《阿Q正传》、《红楼梦》等名片的大导演岑范甚至为了她终身不娶,他说:
“假如我从没有认识夏梦,人生也许会和别人一样。但是我认识了夏梦,别人就跟她没有可比性了。”

收获如此盛赞的夏梦却从不自负美貌卖弄名头,从不趋炎附势,她的一生都在为自己而活,好像一支静静开放的莲,高贵典雅,活成了一个女子最出尘绝世的模样。
01
绝代风华
1932年,夏梦出生在上海一个富有的家庭里,父亲经商为业,母亲葛氏是当时申城里颇为传奇的美人。而她的祖父是个戏迷,家里四个姑姑都跟程砚秋学过戏。可以说,她的美貌来自于母亲,而才华和教育,来自于整个家庭氛围。

1947年,夏梦随家人移居香港,考入玛利诺修院学校,并阴差阳错地,被导演看中,当上了演员。
1951年,夏梦与长城影业正式签约,处女作是李萍倩执导的《禁婚记》,偏喜剧类型。

夏梦与岑范在《禁婚记》中的一幕
她属于半路出家,未受过专业的训练,但却从容不迫地把一个少妇塑造得极为讨喜,惟妙惟肖。令李萍倩惊叹不已:“她是一个天才演员。”
这部影片让她一炮而红,自从,她拍了很多经典的影片,如《新婚第一夜》、《新寡》、《日出》等等。
夏梦《新婚第一夜》剧照
她扮演截然不同的很多角色,但每一个角色,她都按照自己的理解,努力地把它做到最好。
很快,夏梦就成了香港左翼国语电影公司的台柱,与石慧、陈思思并称“长城三公主”。并被誉为“东方的奥黛丽·赫本”。
很多年以后,夏梦回忆起第一次拍片的经历,道:
“我这个人从来不紧张的,所以我演的时候很舒服,放得开;观众看电影的时候也很舒服,不会觉得人物做作。”
后来再来看她说的这段话,可以知道,其实夏梦并非天才,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,只是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并且毫不畏惧地去做,仅此而已。
02
我和金庸,其实不如不说
说到夏梦,不能不提到金庸。
当时,金庸已有妻室,且是红遍大江南北的武侠宗师。但仍为了追逐自己的梦中情人——夏梦,来到长城影业当一个小编剧,取名“林欢”,只为了能亲自给夏梦创作剧本。
为讨佳人欢心,金庸在工作上极其卖力。在那短短几年里,先后创作出来《绝代佳人》、《兰花花》等剧本,可谓高产。
1954年,夏梦与金庸在研究剧本《不要离开我》
有传闻道,夏梦曾约金庸到咖啡馆,亲口对他说出一句:恨不相逢未嫁时。默认了对金庸的情感。但这件事无人证实,纯属谣言,大约是有人见不得才子佳人未能成眷属,而编造出来弥补遗憾的一个虚假事件罢了。
真实的情况是,襄王有意,神女却无心。夏梦对金庸,只在工作上进行必要的接触,其他时候便维持了一份尊重,适当保持安全距离。
不久之后,金庸便黯然离开了长城影业。
著名的武侠小说《神雕侠侣》,便也是在他离开长城影业的那段时间里完成的。明眼人都能从这部小说中看出来,小龙女的一颦一笑,整个人物的塑造,几乎都是夏梦的翻版。

后来,金庸办了报纸,但仍无法对夏梦忘情,他在自己的报纸上为夏梦开辟游记专栏,专门记录夏梦的点滴。后来夏梦移居国外,金庸一连十几天,不间断地在报纸上发关于夏梦移民的消息,他心中,大约始终是放不下的。
不管是两两有意也好,单方爱慕也罢。不管是谣传还是真实,这一切都如烟云过往,在时间的洪流里,被揉碎成一段段茶余饭后传为笑谈的佳话。
等到后来,夏梦再度回到上海,有人提起她和金庸,她只淡淡地回答:“我和金庸,其实不如不说。”
是的,不如不说,事实上,夏梦如此聪慧的女子,从不曾为了博知名度、为了利益而虚情假意,虚与委蛇。
他和她之间虽留佳话,但却透明无尘。
03
见好就收
在她事业最辉煌的时候,21岁最美好的年华里,夏梦嫁给了商人林葆诚,与他携手共度半个多世纪,历经风雨,恩爱如初。

那时候,林葆诚与其说是商人,更不如说是一个文艺青年,他爱看戏,对艺术有着自己的看法。
夏梦曾这样评价林葆诚:
别人总爱恭维他人,尤其是自己追求的对象。但他就没有这一套。他直肠直肚,有一句说一句,我就喜欢这样的性格。比方,我演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旁人一定不肯说我演的不好,但他却肯老老实实地对我提意见,一点也不加保留。我的衣饰或者化妆,旁人一定说我非常漂亮,但他却常常鲁直地说出自己的意见……
这大约就是她无视了那么多才子,却愿意嫁给林葆诚的原因吧。毕竟,她从不是个贪慕虚华的人,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。
两个人能牵手共同面对人世风雨,才是最值得敬重的事情。

夏梦确实一直都知道,自己要做什么。在最春风得意的时候,1967年,她淡然地退出了大银幕,和丈夫移居香港,从此息影。别人问她为什么,她淡淡地回答:见好就收。
这算是她的处事名言。1979年,她回香港,创办青鸟影业公司,监制了《投奔怒海》、《似水年华》和《自古英雄出少年》,前两部一举拿下第二届和第四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奖。
然而,就在如日中天之时,青鸟影业也从此销声匿迹,不再投资任何电影。
别人问她原因,她依然只说了一句:见好就收。
04
一个女子该有的模样
关于夏梦,对她的评价实在太多,金庸认为西施也不过如此,还说:
“生活中的夏梦真美,其艳光照得我为之目眩;银屏上的夏梦更美,明星的风采观之就使我加快心跳,魂儿为之勾去。”
大导演李翰祥说她是“中国电影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女演员”。
影视评论家石川也忍不住道:
“她是传统士大夫心中理想女性的化身,又是承载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民国文人家国梦想的梦中情人。”
写过科幻小说《卫斯理》系列的倪匡,更是说出这样的话:要我流连在电影院之中,历三天之久,被赶也赶不走,就是为了要看夏梦。
夏梦《三看御妹刘金定》剧照
难道别人对她的盛赞,仅仅因为她长得美吗?
不,其实这世间,永不缺美人。与徐志摩相爱的陆小曼、曾与林青霞并称“二林”的林凤娇、靓绝五台山的蓝洁瑛,那些都是美人。
但有些人美则美,却缺少了一种坚韧的性格和自爱的精神,好比一颗墙头草,风吹则弯,雨打则断。
我想,夏梦最可贵,并非只有她的美貌,而是她超越美貌的一种对自我的珍惜和对前路的笃定,她什么都不怕,更不惧怕世俗的眼光,想做什么就去做,是一个真正聪慧的女子。
在她近百岁的光阴里,从未出现过任何负面新闻,唱戏,读书,写字,安静地隐退。
她永远知道,作为一个女子,自己要什么,应该做什么。
时光仿佛还停留在那个年代里,就算几度沧海变幻,她还是当年那个面容姣好、气质高贵的女子。

只消回眸一笑,眼里便尽是江南春日里波光粼粼的春水,微风拂过,泛起阵阵涟漪。
世间繁杂,乱花渐欲迷人眼。她像一朵莲花,亭亭立于世,活出了一个女子该有的模样。
知名教师


2019-03-15  •  浏览 (2)